子敛木乙

剧情平淡 毫无萌点
人物片面 描写混乱
没有押韵 不会写文
接受批评 请多指教

【Dying】

*角色逐渐死亡


洛基坐在地牢的一角,血液从他的头上、肩上、腹部、腿部的伤口渗出,在白色的地板和墙壁上显得格外刺眼。
这次没有了母亲的保护,他没有得到一本书或一把椅子,他的待遇甚至比不上一个战后俘虏,众神之父还体贴的给了他一副手铐和脚镣。
看吧,这就是他洛基的最后胜利。

索尔在那张薄薄的能量屏障外柱视着他的弟弟,洛基半靠在墙边,那双曾经狡黠的绿眼睛失去了焦点。他满身是血,沉重的锁链在他的苍白手腕和脚踝上留下深深的红印,几乎要嵌进肉里。
“我知道你在那。”洛基说,而他的眼睛却没有对准索尔的方向。
“你的眼睛...”
“瞎了。”
这两个词尖锐地传到索尔的耳朵里,伶牙俐齿的洛基甚至没有把它们过滤的委婉一些。
“如果你是来看我笑话的,我可以荣幸的告诉你,你只有有七天的娱乐时间了。”
索尔看起来惊讶极了,他显然不知道弟弟究竟经历了什么。
“我在等待死亡,一个好玩的游戏。在这个游戏里,我会逐渐失去视觉、听觉、味觉和触觉,直到变成一具尸体,如果你想找点乐子的话,这非常有趣,不是吗?”
“洛基!这不是个游戏!快让它停下!”金发的索尔看起来像一只发怒的狮子,他大声的冲洛基咆哮,这举动让洛基皱了下眉头。
“你无法阻止它,就像你无法让这些伤口愈合,”洛基撩起衣服,向他展示自己腹部的伤口,因为过大的动作牵扯到了伤口,他不明显地抽了口气“你只能看着我一步一步走向死亡,逐渐变得一动不动,然后腐烂发臭。多有趣啊,这不正是你所期待的吗?”
“这一点都不令人期待——”
“哦,是啊,”洛基打断了他的话,“弟弟的死亡怎么会比一场庆功宴或是一个漂亮的小女友来的有趣呢?”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洛基。”雷神看着自己的弟弟,他迫使自己冷静下来。洛基的手腕太过纤细了,有一种近乎透明的苍白。他要死了,而他的混蛋哥哥却在这里什么忙都帮不上,只会惹的他更加伤心。
“不,这不可能,肯定有什么能阻止的...”
洛基大笑着,想象着索尔被激怒的急切的样子,开心的像是恶作剧得逞的小孩儿。
一定有办法的,他爱看书的弟弟一定知道解决的办法,他在和他赌气不告诉他而已,肯定是这样的。
“我能做些什么?洛基?我可以帮你做些什么?你一定知道怎么解决对吗?你不告诉我我就去查阅书籍,哦,对了或许是向父亲求助会更快一些。”他怎么可能看着弟弟就这样在自己面前死去。
“你确实需要做些什么。”洛基欢快地对他说他巧妙地避开了后面的几个问题。
“离开我,去享受你的王位吧。”

“父亲,我请求您,请您救救他,哪怕可以缓解痛苦,您一定有办法的,您是众神之父——”
“很抱歉,我的儿子。”
“他也是您的儿子,父亲。”
“我无法阻止死亡。”
或许是真的了,索尔,没有人能阻止死亡。
父子两个谁都没有再次开口,沉默伴着战后的废墟在窗外一览无余。
“我不想他在地牢里让生命结束。”
“这个要求或许不算过分。”

洛基看起来像是睡着了,索尔再次来到地牢。
他站在那层薄膜外,看着蜷缩在一角的洛基。他无法做到在不弄醒弟弟的同时把他带到自己的房间。他总是太鲁莽,而弟弟总是在这方面做得比他好,他能感觉到自己是否高兴或愤怒,而自己在面对他的死亡时却手足无措。

洛基猛地瑟缩了一下,接着他开始不受控制地发抖。

“母亲,你听我解释,我没有——”
母亲不相信地看着他,眼里满是泪水。
他焦急地向前走了一步,而他的母亲踉跄地向后退,仿佛他是什么吃人的猛兽,而不是他的小儿子。
而索尔正血肉模糊地倒在地上。
“不,不是这样的。”
“你杀了他。”
“我没有!”
“你杀了你哥哥!”
“不!我没有!!”
“你看他,他就躺在你面前。”
“索尔!你相信我!我没有!真的没有...”

“索尔!”
“我在这里,我在这里。”索尔冲过去抱起他的弟弟,看着他不受控制地发抖。
洛基太瘦了,他甚至无法填满索尔的怀抱,因而剧烈的抖动着,并且努力去够自己的膝盖,像是极力要把自己折叠起来。
冷汗不断的从他额头上流下来,索尔只能无力地抱着他,叫着他的名字。
“那只是个噩梦,只是梦而已。醒过来,快醒过来。”
紧接着,索尔就看到有眼泪从洛基的眼角溢出来——他甚至不确定那是不是眼泪——因为他不敢相信洛基也会哭,他太久没有过眼泪了。
索尔从来没见过洛基这么狼狈的样子,他满身冷汗,脸上是不正常的苍白。并且抖的厉害,过于瘦削的后背咯得索尔极不舒服。

他安抚着洛基,不知是噩梦结束了,还是安抚真的起了作用,洛基渐渐地安静了下来。
黑色和金色的头发都因为汗湿而粘在两颊。
——



感觉ooc的难受,又不知道怎么改,所以先放一段。
给点建议吧美少女们:D
不胜感激

评论(15)

热度(7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