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敛木乙

剧情平淡 毫无萌点
人物片面 描写混乱
没有押韵 不会写文
接受批评 请多指教

【瓶邪】红衣喇嘛

设定混乱(沙海邪x失忆瓶) 时间混乱。
感谢指教


火车哐哐地响着,我坐在车厢里,望着窗外出神。
绿意从脚下蔓延,与远处被白色烟雾缠绕的雪山相接,虚虚实实,看的不真切。
桌上的转经筒还残留着那个红衣喇嘛的余温,火车却已使出了千里以外。
在大草原上,孤独的向前驶去。


师傅曾告诉我,在这个季节来到这里,一定会碰到两个人。
我边画边想,终于让我那不靠谱的师傅说对了一回。
画中的红衣喇嘛迎风而立,风吹动他的衣衫,在风中摆动,像一簇跳动的火苗。
如果说他是火,那么他旁边那人即是冰。
那人垂手而站,巍然不动,像一块冻结了千年的冰。风轻吹起他的发梢,隐约可见他棱角分明的脸庞。他的眼中映着红衣喇嘛,像一团火在燃烧,融化了他眼中厚厚的孤寂。
就是这两个人了,不会错的,我想。
在画板上画完最后一笔时,红衣喇嘛向我走了过来。


那红衣喇嘛在我背后站定,静静地看着我的画。
他站得离我很近很近,近到我能感觉到他呼吸时吐出的气息,轻轻拍打在我的头顶。
我偏头看他,他脖颈上的疤在我眼前放大。
他似乎察觉到了我的目光,往后退了两步,问道:“怎么,怕了?”
既然脖颈受过伤,那么警惕性应该不低,并且不会轻易把受伤的部位暴露在陌生人面前。
他试探我。
“我没有恶意。”我微笑着回答。
果然,我听到了刀锋入鞘的声音。
“你很聪明,但你这样的人我这几年见得多了”他道。
我知道他还没有完全信任我,便我把目光转向了他身后那人。
“我朋友,格盘了。”他简单解释道。
我点点头,思索着师傅交代的事。
他似乎不想继续这个话题,指了指我的画道:“卖吗?”
“你很喜欢?”
他不置可否的笑了一下。
我继续道:“送给你了。”
他笑得更灿烂了:“条件?”
我不假思索地说出了早已准备好的条件:“我要跟着你们,直到画满五张画为止。”
五张画的时间,足够完成师傅交代的事了。 他依旧笑道:“准了。”
我长抒了一口气。

评论(3)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