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敛木乙

剧情平淡 毫无萌点
人物片面 描写混乱
没有押韵 不会写文
接受批评 请多指教

【大瓶小邪】小时候

-脑洞产物
-ooc可能
-小学生文笔
-食用愉快
雨细细地向下飘,落在窗沿上,落在碧绿的树叶上,划过叶脉,从叶尖滑落。映出灰蒙蒙的天,爬满了裂缝的老房子和装满了水洼的青石板。
约莫七八岁光景的一个小孩子,手里拿着一串糖葫芦,脚边跟着一只小黑狗,大大的眼睛里倒映着这个被雨冲刷的世界。
小孩是吴老狗的孙子,名字叫吴邪。口天吴,牙耳邪。
真是个好名字,张起灵一遍又一遍地轻轻念,翻来覆去地轻轻念。

吴邪知道有一个好看的大哥哥跟在他身后,每天都是这样,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,但是很长时间过去了,一直如此。
吴邪很信任他。小孩子有着天生的敏感,谁对他的好他一下子久可以感觉到。那个大哥哥不说话,就一直一直跟在他身后,不远不近,甩不掉,也躲不掉。

下雨天,大哥哥在看到他的鞋子湿了时,会加快脚步跟上他,拍拍他的肩膀,示意他把鞋脱掉,然后背起他,拎起他的鞋走上一段时间。等到鞋干了,在放他下来,给他穿好鞋,让他自己走。
吴邪也很喜欢趴在大哥哥的背上,听他的心跳。大哥哥的背很大很温暖,大哥哥也走的很稳,一点也不摇,一点也不晃。吴邪有时后会睡着,吹出两个鼻涕泡泡。
张起灵感受到背上越来越平稳的呼吸,他知道那是来自小孩子的满满信任,于是便轻轻唤了声“吴邪”,还未出口,就被风吹散。

七八岁的吴邪还是好动的年龄,走路时总是左捡一块玻璃渣,右捡一块小石子,装满了兜,填满了手。时不时地掷出一个,发出“叮当”一声脆响。有时手被划破了,吴邪也不在意,在身上一擦就接着捡。身后的大哥哥总能觉察到他的小动作,于是便迈开步子走上来,托起他的手,用手绢一点一点的擦干净,最后看着他的眼睛,再摸摸他的头。
在吴邪以往的记忆里,大哥哥是不会说话的。
到家了,手里的糖葫芦吃完了,兜里的石子儿扔完了,大哥哥也不见了。

大哥哥就这样一直跟着他,穿过一座座旧房子,穿过一条条老巷子
上学,放学
日出,日落

可是时间就像掌心里的沙子,抓的越紧,它便流的越快。
日子一天天过去,张起灵发现吴邪长高了,长得到他胸口了,他想,再等一段吧,几天就好。
可是很快,张起灵发现吴邪又长高了,长得到他肩膀了,他抿抿嘴,知道是要分别了。

槐树摇着枝丫,时不时落下一片树叶,轻轻拂过地面,沙沙,沙沙。
“吴邪。”
吴邪放下手中的书,抬起头,似乎丝毫不惊讶他的大哥哥为什么会知道他的名字,仿佛他知道,大哥哥总会有一天,会这样在他的放学路上,这样叫住他。
他抬头看着张起灵,没有过多的表达,可张起灵偏偏看出了他眼中的兴奋,和疑惑。
“我要走了。”
吴邪有些迷茫,但他没有再追问。他已经长大了,到了要学会割舍一些的年纪了。
“没有时间了。”似是想起了什么般,张起灵这样解释道。
吴邪点点头,然后又把头埋的很深很深。
再抬头时,已经换上了一副灿烂的微笑。
“大哥哥,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“张…”

张…
什么呢?明明差一点就可以想起来了。
吴邪捏着毛笔,笔尖戳在白纸上,墨迹在纸上一点点晕开。
纸上画着一个人,身材修长,举着一把油纸伞,伞上积了薄薄一层雪,雪花漫天飞舞,三两片略过伞骨,三两片掠过黑发。
吴邪望着门口的那棵老槐树,很高很大,遮住了思念,遮住了牵挂。
当年的那个大哥哥,就是在这棵槐树下和他到了别。
那个会陪他捉迷藏的大哥哥;
那个会在雨天背着他走路的大哥哥;
那个会在他受伤时给他擦去血迹的大哥哥;
那个会看着他的眼睛然后摸摸他的头的大哥哥;
究竟去了哪里呢?
END.

评论(2)

热度(15)